<delect id="kdlj7"></delect><sup id="kdlj7"><noscript id="kdlj7"></noscript></sup>

<menuitem id="kdlj7"></menuitem>
    <div id="kdlj7"><tr id="kdlj7"></tr></div>
      <sup id="kdlj7"><meter id="kdlj7"></meter></sup>

      <dl id="kdlj7"></dl>

      <div id="kdlj7"></div><em id="kdlj7"></em>

      <sup id="kdlj7"></sup>

      樓市大跌 房產富豪會比房奴更慘

      作者:網絡來源  日期:2015-5-1 17:55:51  閱讀數:  網友評論:

      在不遠的將來,曾風光無限,幾乎占據中國億萬富豪半壁江山的的地產商們將會苦澀體味一句千古成語:成也蕭何敗蕭何。

      這是一個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典故:一代名將韓信只是蕭何手中的玩偶,他能翻手為云將韓信推到威風八面的大將軍之位,也能覆手為雨將其誘殺于深宮帷帳之中。

      在過去的十幾年中,房地產商和地方政府聯袂演出了現代版“韓信與蕭何”故事的“輝煌”前半段,但大部分地產商并沒有意識到這個故事的下半場已經開鑼。

      在1990年代,房地產市場化被推崇之時,官方背景的學者和媒體給百姓描繪的美好前途是:你可以像美國人那樣,擁有比分配房更大、更好、更方便交易賺錢的住宅,這就是商品房與分配房最大的區別。時至今日,人們 才真正地意識到這兩者的根本區別:分配房的地是免費的,商品房的地是通過土地招拍掛制度將價格推到最高化的。簡言之,分配房價基本就是建筑成本;而商品房 時代,建筑成本只是房價的零頭。

      對于地方政府這個“蕭何”而言,采取土地招拍掛制度似乎理直氣壯。1994年,朱镕基總理主持了分稅制改革,其中營業稅改為增值稅后,65-70%的稅被中央拿走,地方拿小頭,層級越低拿得越少。而支出的比例一般是中央35%,省15%、市縣50%。地方不滿,中央就允許地方賣地來補充財政,且把房地產列為國家的支柱產業,這為后來的樓市大泡沫埋下伏筆。

      當蕭何拿到了土地開發權后,他這時急需“韓信”。所不同的是,二千多年前的蕭何是希望韓信統兵多多益善;現在的蕭何是希望韓信們多多益善,將地價、房價炒的高高益善。

      這些年來,“韓信們”也的確沒有辜負“蕭何們”的厚望,為抬高房價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從收 買媒體烘托氣氛,到找人連夜排隊做托自賣自炒等等。他們與商業銀行放貸;中央銀行放水;人民幣升值引國際熱錢注水;蕭何韓信的親友們以及跟風炒作者一道, 終于齊心協力地將中國樓市炒成了全球最大的房地產泡沫,將以百萬億元計人民幣的國民財富深陷入這個黑洞中。

      在這個過程中,蕭何們可謂最大的贏家,大約從這個“超級大蛋糕”中切走了約2/3,獲得了數以十萬億人民幣的土地財政收入和灰色收入;韓信們也拿走了約1/5的財富。而被拿走的則是中國百姓過去30年的財富積累和未來20年的預期收入。

      然而時光無情,曾經親密無間、共創輝煌的的“蕭何與韓信”這對完美搭檔,如今漸漸走到同床異 夢,乃至即將演繹到“敗也蕭何”的第二幕。原因很簡單,中國樓市泡沫已經極大化,中國樓市這頂轎子已經高到中國剛需者再也抬不動的地步了——中國一二線城 市的房價已經高于美國,但中國人均國民收入不足美國的1/20。

      可是,在蕭何們看來,“面粉價高過面包價”已經天經地義;土地財政只能“芝麻開花節節高”;日子只能像宋祖英女士謳歌的那樣“越來越好”。當人民勒緊腰帶再也貢獻不出更多人民幣之后,他們的目光自然會落在身家豐厚的韓信們身上。

      最近發生的一個案例頗有代表性,某房產富商積累了3個億的現金,準備收手。卻被某省蕭何請吃了一頓飯,蕭何親切地問:有多少財富?這么多年千方百計巴結蕭何還來不及,這位韓信一激動下說了實話:3個億。蕭何極大氣派地說:我有一塊價值20億的地,你接下來吧。領導這么信任,這位韓信頭腦一熱……現在悔的連腸子都青了。

      其實,在2013年中國樓市的最后一個瘋狂高峰中,那些拼命拍得地王的地產商們何嘗不是如此呢?韓信們在被蕭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訓練出“面粉價必高過面包價”,每次調控必然漲得更高,賺的更多的條件反射后,蕭何稍微和顏悅色地引導一下,大多數的韓信就會欣然奔赴蕭何和呂后設計的帷幕之后。而將類似筆者2013年10月發出的《中國樓市泡沫將在2015年底前破滅》警鐘當成耳旁風。

      這一次韓信真的錯了:第一,中國老百姓實在是抬不起高樓價這頂轎子了;第二,美國經濟復蘇美元正在復興,而中國國內財富效應盛極而衰,國際熱錢將要大規模外流,水落將石出;第三,隨著反腐的堅定深入,中國的政治風向正發生變化,與民爭利,中飽私囊正越來越沒有市場。

      在未來3年內,中國樓價重演1990年日本大跌80%和1997年香港大跌70%并非完全沒有可能。比那兩次更嚴峻的是,隨著美國總統奧巴馬4月24日正式宣布釣魚島適用于美日安保條約,東亞爆發戰爭的風險已經上升到近60年來最高級別。而樓市是最害怕戰爭的。

      如果中國樓市真的大跌50%,甚至70%。那時,多數房產商將比他們參與制造的房奴更慘。中產階層和房奴雖然會“負資產”或“破產”,但所謂法不責眾,無論誰主政,只要中國不四分五裂,都要保障居民基本住房。哪家銀行也不敢把百姓家庭趕出唯一自住房。

      可是,房產商就不一樣了,對于那些高負債的房產商們,銀行、信托乃至放高利貸的黑社會會追得他們無處遁形,連“平安”將來都可能是一種奢侈品,雖然他們曾經的奢侈品是“海天盛宴”。

      當現實版的韓信被犧牲后,現代版的蕭何將成為矛盾中心,很難會有古代版蕭何的好結局。

      或許,現在是房產商們擺脫未來“敗也蕭何”悲劇命運的最后時機了。


        上一篇: 可以造新城,但不能造空城 加入收藏夾 下一篇:  樓市調控升級意在擠泡沫穩預期  

      相關評論
      正在加載評論列表...
      評論表單加載中...
      • 15億基金申購
      最新江苏快三稳定计划

      <delect id="kdlj7"></delect><sup id="kdlj7"><noscript id="kdlj7"></noscript></sup>

      <menuitem id="kdlj7"></menuitem>
        <div id="kdlj7"><tr id="kdlj7"></tr></div>
          <sup id="kdlj7"><meter id="kdlj7"></meter></sup>

          <dl id="kdlj7"></dl>

          <div id="kdlj7"></div><em id="kdlj7"></em>

          <sup id="kdlj7"></sup>

          <delect id="kdlj7"></delect><sup id="kdlj7"><noscript id="kdlj7"></noscript></sup>

          <menuitem id="kdlj7"></menuitem>
            <div id="kdlj7"><tr id="kdlj7"></tr></div>
              <sup id="kdlj7"><meter id="kdlj7"></meter></sup>

              <dl id="kdlj7"></dl>

              <div id="kdlj7"></div><em id="kdlj7"></em>

              <sup id="kdlj7"></sup>